简单并非容易

一位老同学听说我在美国做投资,电邮来一篇去年8月发表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版的文章“投资的至简之道”,作者刘军宁。文章清晰地阐述了价值投资理论的要点—寻找成功的公司,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并长期持有。同学的问题便由此而来,投资成功的理论既然这么简单,为什么投资成功的人如此稀少?

美国股票牛市已进入第四年,四年来股票回报已远超过100%,而很多个体投资人的账户非但没有大幅度增长,赔钱的也比比皆是,绝大多数的共同基金也只能遥看往前飞奔的股票指数望洋兴叹。

简单并不表示容易。围棋是一个规则简单的游戏,棋子之间没有上下之别,围住多数地盘就是胜利;国际象棋相对比较复杂,棋子种类多,规则也多。如今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常常被电脑打败,因为国际象棋虽然复杂,但变化相对较少,现代电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算出所有的可能性;围棋虽然规则简单,但变化多端,连最先进的电脑也无法胜过中上的职业选手。投资也是如此。

投资就是用钱去购买投资产品,包括股票,债券,房产,期货,期权等,所以简单说投资就是购物。讲到购物,我们岂不个个都是专家。购物的理论很简单,无非是付出低价买进高质量的产品。所谓价值投资理论就是购物理论的应用:出低价买好公司,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。但什么价格是低价?什么质量是高质量?买衣服,买手提包或者买鞋子,很多人对低价高质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、对喜欢的品牌有着全球范围的比较研究,血拼代购应运而生。但买公司呢?低价高质不再那么显而易见,投资的难度也在其中。

公司甲使用100块的资金,每年获利10块,公司乙同样使用100块的资金,每年获利15块。显然,如果公司甲乙价格相同,投资人将选择乙。很简单,高质量的公司就是高回报的公司。比如,我们知道英特尔(Intel)是个好公司,而他的竞争对手AMD是个不太稳定的公司。英特尔去年的资金回报率为17.1%,AMD是负45.9%。前五年,英特尔每年都有较高的利润,即使在2009年美国经济低谷仍然有10%的回报,而AMD三年赚二年赔。比较之下,英特尔优于AMD就很显然了。麦当劳也是个优秀的公司,它的回报率与英特尔相似。麦当劳的股票市盈率大约19,而英特尔的只有12。为什么在市场的眼中,麦当劳赚一块钱,股价值19块,而英特尔的一块利润只值12块?英特尔和麦当劳虽然平均回报相似,但在经济萧条的08、09年,英特尔的回报只有10%,而麦当劳的回报却保持不变。概括成一句话,高质量的公司就是能持续获得高回报的公司。

要知道股票买贵了还是便宜了,不仅要知道公司现在的价值,还要知道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。麦当劳的股票市盈率包含了市场对于公司将来利润的预期。当我们把钱存到银行去,银行要付利息。假如利息是5%,那么今年的100块就相当于明年的105块;反过来,明年的105块等同于今年的100块。可想而知,如果我们要把未来的利润化为现在的价值,必须用利息来作为折扣。所以麦当劳公司的股票价值不仅关乎现在未来的利润,而且关乎现在未来的利息。

今天高质量的公司在将来不一定是高质量的公司。70、80年代柯达(Kodak)是世界一流的好公司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胶带相机被数码相机取代,柯达终于在2012年1月宣告破产。公司也许可以预测下一季、两季甚至下一年的利润,但没有公司可以知道下两年、五年、十年的利润。未来利息的变化、市场环境的变化更是不可预知。投资就是购物,投资理论就是购物理论。每个人都懂,但成功投资难,因为成功预测未来难。

投资的另外一个难度是心理的难度。牛顿发现了牛顿定律,发明了微积分,可谓智慧超人。而他却投资了当时英国的南洋泡沫,使他财气大损。事后他抱怨说:“我可以计算行星的运动,但无法计算人的疯狂”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欧文∙费雪(IrvingFisher)在1929年股市大跌前三天,预测“股票已进入永久高点”。钱是一个使人热血沸腾的话题,看到朋友邻居都在赚钱,谁能袖手旁观?连牛顿和费雪的智慧,都无法避免被卷入人的疯狂。

孔明借东风,曹军即临,他却能不慌不忙稳坐八卦台,因为他有充分的气象知识。2000年美国网络股受到市场追捧,一些没有利润的公司却坐拥百亿的市场价值,媒体嘲笑巴菲特不买科技股,认为他的方法已经过时了。2008年美国股市大跌,市场人心惶惶,巴菲特却慧眼独具地买进了高盛投资公司(GoldmanSachs)。巴菲特之所以能在高点不眼红低点敢买进,是因为他了解他所买进的公司,对它们的质量和未来挣取利润的能力有极大的信心。

刘军宁在“投资的至简之道”里引用美国投资人罗杰斯的话“投资很简单,他一直要等到钱堆在墙角,他所做的仅仅是把钱拾起来”。作者忘记告诉大家,墙角的钱对大多数人来讲是隐形的,只有具备专业知识,认真研究公司市场和经济,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,看见这堆钱的慧眼才能被训练出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