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扑之王的抱怨(下)

《史记货值列传》记载说:“论其有余不足,则知贵贱。贵上极则反贱,贱下极则反贵。贵出如粪土,贱取如珠玉。”

股票是一种商品,它的规律便是商品的规律,“有余”了就不值钱了,“不足”了就变得珍贵。而不值钱的东西必定没人供应,所以“贱下极则反贵”。同样的,贵的商品会有很多供应,便造成“贵上极则反贱”。司马迁的这句话概括了股票投资的所有秘密。

价值投资的对象一般是现金流比较充分而增长比较缓慢的公司,而成长类投资恰恰相反,他们追求的是增长快速的公司。既然增长快,这类公司现金流一般无法自足,而需要外来的资金。当今时代大多数公司增长缓慢,所以少数几个快速增长的公司就变得非常珍贵;同时由于利息低,外来资本供应充足,使现金流相对贬值。这样看来成长股比较抢手就不难解释了。

侧重于追求增长的市场往往是联储局货币政策太松流量过剩引起的。1999年美国经济形势大好,美联储局虽然在涨息,但因为害怕Y2K电脑出现大面积故障,所以涨幅非常缓慢,使得成长类股价格直线上升,风投公司也如火如荼地生产出一大批快速增长的企业。2000年3月,虽然科技股已经开始下跌,联储局害怕经济过热继续加速涨息,最终戳破成长股的泡沫。

2017年的联储局也早已开始涨息,但因为通货膨胀不见踪影,同样涨幅缓慢;欧洲日本的中央银行还处在观望状态;占据市场高地的电脑网络公司仍然在扩充它们的优势。综合分析我认为成长股的好日子仍然可以暂时持续。

2017年第三季度美国GDP上升3%,是近几年中增长最快的。美联储亚特兰大分行预测第四季度GDP增长率也会超过3%,而时下美国失业率只有4%。在这种市场情况下,通货膨胀会不会露头而促使联储加快涨息的步伐呢?

全球的经济已经进入了同步的增长,欧洲和日本的货币政策也会由观望转为收紧,一年多以前的全球刺激将会在不久将来变成全球紧缩,那时资金流量还会这样充裕吗?

未来不可能被精确的预测,因为未来没有必然性只有可能性。但“贵上极”会吸引大量的资本,而“贱下极”的会无人过问,这是资本的规律,也是未来可能性实现的必经之路。做为投资者,我们的任务就是观察导向未来的一切信号,让我们在转折点到来时有分辨时机的能力。

在股市和牌桌身经百战的大卫艾因霍恩当然不需要我的建议,既然是抛砖引玉,不妨述之已尽:

德扑打得好的人有些善于进攻,也有的善于防守。不管是哪种风格的打法,都会有不利的时候。如果在不利的时局贸然改变风格,无疑是放弃自己所长而采用短板,股市牌桌上都是必失的下策。

德扑和投资一样都是统计概率的范畴,最终的成功取决于尊重市场、坚守投资的规律,保持一贯理性的分析和运作。

Dong Hao Zhang

President &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